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参考文苑 摆脱社交媒体一个月
发布时间:2022-05-14

  我删除了Instagram,从脸书和推特网站上注销了账户。在放下手机之前,我隐约想起我还有一个“阅后即焚”照片分享(Snapchat)APP账户,我从应用程序库中删除了它。然后,我深吸了一口气。

  那一天是2022年1月1日,我的新年“小决心”是放弃社交媒体一个月。我称之为我的“枯燥”1月。

  我知道,出于工作需要我还要登录自己的社交账户观看视频。但我希望——也许是需要——停止在社交媒体上不停地漫不经心地刷信息。30天过去了,以下是我的收获。

  在1月的第一个星期,我至少每小时会拿起一次我的手机,不为别的,就是想浏览我的社交媒体消息。没有这些APP可用,我的拇指在主屏幕上盘桓,我犹豫着,不知道下面该做什么。

  直接把手机放下就像是认输。当然,每隔三分钟我都会用这部设备做别的事情。我可以翻看我的照片,看看最近几天自己做了些什么。或者仔细阅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APP上的文章。通常我会滚动翻看我的“已阅”工作电子邮件,确保我没有遗漏任何重要的事情。

  科学家多年来一直告诉我们,社交媒体可以为你的大脑提供稳定的多巴胺流。多巴胺会因为我们做出让自己愉悦的行为而褒奖我们,并鼓励我们做更多这样的事。不足为奇的是,多巴胺也是成瘾的主要神经递质。

  我读过劳拉·瓦德卡姆写的《168小时:你拥有的时间比你所认为的更多》一书。事实证明,这千真万确——尤其是如果你放弃使用社交媒体的话。

  在整个1月,我利用过去花在刷手机上的零碎时间完成了一些待办事项。等火车的时间用来完成我读书会书目的最后一章。如果去见朋友之前有五分钟时间,我会把碗放进洗碗机里以备清洗。在杂货店里排队时,我预约了一个修理工来修锁。当没有其他事情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时,我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做好多事,这太神奇了。

  我丈夫出差了一个月,跨过元旦假期。他回家后,我想公开宣布这个消息。糟糕的是,所有的APP都被卸载了。我一个接一个地发信息给他的妈妈、我的妈妈、我的同事和我们共同的朋友。完成这项工作时,我感觉有好几根手指都累抽筋了。

  我这不是在抱怨。我非常感恩拥有一个亲朋好友的支持网络。但是,在虚假的社交媒体世界之外发展这些关系需要时间和精力。我打电话问他们在做什么,而不是仅仅浏览他们社交媒体上的故事。我安排了晚餐约会,而不是坐在沙发上远远地看看他们的晚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识到应该把精力投入到哪些朋友身上,谁又会把精力回馈于我,哪些朋友主要是网络上的熟人。

  需要明确的是,这两种朋友我都需要。我需要那些凌晨1点给我发表情符号的人(我是多么想念那些表情符号呀!),而且我也需要凌晨1点我能打电话给他们的人,尤其是当我对丈夫的思念如滔滔江水的时候。一个月远离社交媒体只是提醒我,在现实生活中优先考虑与我最喜欢的人们共度时光是多么重要。

  社交媒体也不全是坏事。是的,我会关注那些做蠢事的人和那些慷慨激昂地发表自己政治观点的陌生人。但我也喜欢关注旅游摄影师、微型住宅倡导者和DIY(自己动手)达人,他们都比我更富有创造性。我在Instagram上关注了一名75岁的举重运动员,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打倒。显然,35岁就放弃自己,投入沙发的怀抱有点为时过早。

  这些人赋予了我做白日梦的灵感。他们帮我描绘了这样一个世界:我住在意大利山脚下一幢250平方英尺的房子里。我的房子毗邻一个绿松石般的湖泊,我每天都在湖中冲浪,保持我的六块腹肌,同时等待我的最新手工艺作品上的油漆干透。

  现在是2月了,我要恢复使用一些APP。我可以享受这些额外获得的多巴胺……以及偶尔从现实世界抽离的感觉。

  我要摆脱那些常常把我拖入对话黑洞的人,并且要在我刷手机前努力先完成我的待办事项(嘿,我还抽时间写完了这篇文章呢)。

  我还计划着经常与我关心的人碰碰面。尽管我很喜欢那些表情符号,但这种现实生活中的往来是无可比拟的。(张琳译自2月26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原题为《我的“枯燥”1月:一个月摆脱社交媒体,我的收获》)

  我删除了Instagram,从脸书和推特网站上注销了账户。在放下手机之前,我隐约想起我还有一个“阅后即焚”照片分享(Snapchat)APP账户,我从应用程序库中删除了它。然后,我深吸了一口气。

  那一天是2022年1月1日,我的新年“小决心”是放弃社交媒体一个月。我称之为我的“枯燥”1月。

  我知道,出于工作需要我还要登录自己的社交账户观看视频。但我希望——也许是需要——停止在社交媒体上不停地漫不经心地刷信息。30天过去了,以下是我的收获。

  在1月的第一个星期,我至少每小时会拿起一次我的手机,不为别的,就是想浏览我的社交媒体消息。没有这些APP可用,我的拇指在主屏幕上盘桓,我犹豫着,不知道下面该做什么。

  直接把手机放下就像是认输。当然,每隔三分钟我都会用这部设备做别的事情。我可以翻看我的照片,看看最近几天自己做了些什么。或者仔细阅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APP上的文章。通常我会滚动翻看我的“已阅”工作电子邮件,确保我没有遗漏任何重要的事情。

  科学家多年来一直告诉我们,社交媒体可以为你的大脑提供稳定的多巴胺流。多巴胺会因为我们做出让自己愉悦的行为而褒奖我们,并鼓励我们做更多这样的事。不足为奇的是,多巴胺也是成瘾的主要神经递质。

  我读过劳拉·瓦德卡姆写的《168小时:你拥有的时间比你所认为的更多》一书。事实证明,这千真万确——尤其是如果你放弃使用社交媒体的话。

  在整个1月,我利用过去花在刷手机上的零碎时间完成了一些待办事项。等火车的时间用来完成我读书会书目的最后一章。如果去见朋友之前有五分钟时间,我会把碗放进洗碗机里以备清洗。在杂货店里排队时,我预约了一个修理工来修锁。当没有其他事情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时,我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做好多事,这太神奇了。

  我丈夫出差了一个月,跨过元旦假期。他回家后,我想公开宣布这个消息。糟糕的是,所有的APP都被卸载了。我一个接一个地发信息给他的妈妈、我的妈妈、我的同事和我们共同的朋友。完成这项工作时,我感觉有好几根手指都累抽筋了。

  我这不是在抱怨。我非常感恩拥有一个亲朋好友的支持网络。但是,在虚假的社交媒体世界之外发展这些关系需要时间和精力。我打电话问他们在做什么,而不是仅仅浏览他们社交媒体上的故事。我安排了晚餐约会,而不是坐在沙发上远远地看看他们的晚餐。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识到应该把精力投入到哪些朋友身上,谁又会把精力回馈于我,哪些朋友主要是网络上的熟人。

  需要明确的是,这两种朋友我都需要。我需要那些凌晨1点给我发表情符号的人(我是多么想念那些表情符号呀!),而且我也需要凌晨1点我能打电话给他们的人,尤其是当我对丈夫的思念如滔滔江水的时候。一个月远离社交媒体只是提醒我,在现实生活中优先考虑与我最喜欢的人们共度时光是多么重要。

  社交媒体也不全是坏事。是的,我会关注那些做蠢事的人和那些慷慨激昂地发表自己政治观点的陌生人。但我也喜欢关注旅游摄影师、微型住宅倡导者和DIY(自己动手)达人,他们都比我更富有创造性。我在Instagram上关注了一名75岁的举重运动员,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打倒。显然,35岁就放弃自己,投入沙发的怀抱有点为时过早。

  这些人赋予了我做白日梦的灵感。他们帮我描绘了这样一个世界:我住在意大利山脚下一幢250平方英尺的房子里。我的房子毗邻一个绿松石般的湖泊,我每天都在湖中冲浪,保持我的六块腹肌,同时等待我的最新手工艺作品上的油漆干透。

  现在是2月了,我要恢复使用一些APP。我可以享受这些额外获得的多巴胺……以及偶尔从现实世界抽离的感觉。

  我要摆脱那些常常把我拖入对话黑洞的人,并且要在我刷手机前努力先完成我的待办事项(嘿,我还抽时间写完了这篇文章呢)。

  我还计划着经常与我关心的人碰碰面。尽管我很喜欢那些表情符号,但这种现实生活中的往来是无可比拟的。(张琳译自2月26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原题为《我的“枯燥”1月:一个月摆脱社交媒体,我的收获》)

?